电话:0531—83146857 邮箱:3011391783@qq.com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齐鲁公益 > 正文

共和国“三战”功臣——记山东省沂南县抗战老兵高文汉

来源:齐鲁焦点新闻网 编辑:高玉国 时间:2022-02-16
导读:高文汉,1945年1月参军,1955年3月复员。从军十年间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大小战役130余次,全身遗留多处伤疤,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5次。
    齐鲁焦点(临沂讯)马丹鸣  高文汉,1945年1月参军,1955年3月复员。从军十年间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大小战役130余次,全身遗留多处伤疤,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5次。

    这位高个、清瘦的老人,虽已经99岁高龄,他思路依然清晰,尤其对年轻时的战斗生涯记忆清晰。让我们来听听这位隐藏民间的战斗英雄故事。
    一、求亡图存 决心参军
    高文汉,1923年3月出生于山东省沂南县界湖镇徐家独树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中。有3个哥哥,1个弟弟,还有1个姐和2个妹妹,共姊妹8人,他排行第五。全家10口人,家里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1937年12月27日,日军两架飞机轰炸了沂水县城(沂南县原属沂水县),国民党沂水县长带保安人员逃亡山区躲避,全县成为无政府状态。1938年1月15日,日机又轰炸了依汶庄及苏村等村镇。日军从沂水撤走后,国民党政府开始征收粮草,要军需费用,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另外加上土匪、地痞打着抗日旗号,今日派捐,明日收税,大肆搜刮民财,进一步加重了老百姓的灾难,地里的野菜、能吃的树皮都吃了,还是饿肚子。从1939年夏到1942年冬,日军对沂南进行了连年的“大扫荡”。高文汉就是在这样战争连连、食不果腹、东躲西藏中过活。高文汉像许多人那样,为了有口饭吃,为了能活下去开始到处逃荒要饭的日子。一天,等他终于敲开一户人家门时,没想到出来给他饭的竟是为了生计早已远嫁他乡的大姐,“要饭要到了俺大姐家!”高文汉每回忆到此,仍忍不住老泪纵横。看见弟弟,问及家中光景,姐弟俩抱头痛哭。从大姐家回来后,高文汉心里打定了主意去当兵:“只有参加八路军,赶走日本侵略者,以后才能过上好日子!”
    1945年1月16日,这是老兵高文汉记得最清晰的日子,这一天他参加了八路军,成为八路军山东军区所属鲁中军区特务一连的一名侦查兵。他主要负责深入侦察敌军所在位置、人员数量、火力配置任务以及对敌方重要军事设施进行破坏工作,从而为我军作战提供详实的作战信息和有利条件。为了更好的适应工作,在部队修整的空隙,他便跟人学习认字,学习射击等技能。
    二、 潜入敌区 机智杀敌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12月,博山城附近四十亩地仍驻有百余名日军拒不投降,淄博独立营及当地武装两次攻打解放博山城,相持中敌军又有增援,当地武装部队撤出,10日博山城复被占领。
    1946年1月初,山东军区主力部队决心攻打盘踞在博山城的日军和土匪。为了取得博山战斗的最后胜利,摸清日军的人员数量、火力配给情况,为我军获取详实情报,高文汉和自己的两个战友扮成老百姓,潜入敌区探测敌情。当高文汉和战友走进一条巷子时,发现有6个穿便衣的人鬼鬼祟祟,边走边四处张望,非常警惕的样子,凭借侦察兵的经验,高文汉当即判定这几个人是前来打探我方军情的日本侦探兵,恰在这时,一个老百姓不小心撞到了其中一个回头张望的人,一句“八格牙路”彻底将他们的身份暴露了,他们就是日本兵!在敌人要从口袋掏枪的瞬间,高文汉和战友抢先一步将距离最近的2个日本兵击毙在地。就在这时,不远处的4个人向这边开枪跑来,高文汉和战友们跟日本鬼子展开了迂回战,利用村中巷道,使日本兵分散,然后各个击破,因击毙3个日本兵,高文汉获了三等功一次。
    1月11日,博山战役打响,盘踞在四十亩地的日军百余名和占据博城的王连仲保安队及张景月的矿警队三四百人,负隅顽抗,战斗异常激烈。夜里,部队已经在博山城门外的土堆后隐藏多时。随着一声令下,战土们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呐喊着向博山城门发起了进攻。一时间猛烈的枪击声,轰鸣的手榴弹爆炸声充斥于整个战场。
    “咱们那时候武器装备不如日本鬼子的好,只能选择在晚上进行攻击,我们就扔手弹、炸城门。炸开城门后冲进城里和鬼子拼起了刀。”高文汉老人讲述着在战场上炸城门杀鬼子的情景依然情绪激昂。战场上,高文汉亲眼目睹自己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中,更增加了他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他满怀悲愤,勇往直前,杀完一个日本兵又往前继续杀第二个,个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最后我军突破敌防线,攻占四十亩地,歼灭了大部日军和土匪顽固派。12日,第三次解放了博山城。随后高文汉先后转战张店,周村等战场,大小战斗无数次。因其突出表现,1946年3月,经部队中老党员宋广善、李长祥介绍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6年6月中旬,国民党政府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全面内战爆发,山东军区奋起自卫还击。1946年12月,高文汉参加了鲁南战役,所在部队歼灭国民党第一快纵队。1947年2月,高文汉参加了莱芜战役并取得的重大胜利,全歼国民党李仙洲集团军。高文汉在战斗中挂彩,坚持不下火线,继续与敌英勇战斗,将生死抛之脑后,荣立三等功一次。接着随军转战并收复了新泰、莱芜、博山等13座县城和张店、周村、明水等市镇和车站,博山城第四次获得解放。
    1947年5月,所在部队刚刚结束了安丘战斗在沂源县泉子头村休整,接到连部紧急命令,火速连夜急行军支援孟良崮战役。所在部队华野8纵26军78师234团3营9连,攻打桃花山和垒石山要点。经一天一夜艰苦奋战,十六日下午我军攻上孟良崮主峰,提前冲上主峰控制战局的正是高文汉所在的3营9连,当时他们和敌军仅距30米,高文汉在此次战斗中又获三等功一次。
    1947年6月,部队在沂源战斗,先后转战鲁西南,解放单县、曹县。1947年11月豫中战役开始。
    1948年3月3日,高文汉所属的华东野战军八纵及其他军团共10万余人,参加了由陈士渠、唐亮指挥的洛阳战役,这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原战场的一次重要战役。当时,在洛阳的守敌是国民党青年军第二O六师的5个团,以及中央炮兵4个连、独立汽车第五营、地方保安团等约2万人,由中将师长邱行湘统一指挥。为固守洛阳,在美国军事顾问团的指导下,邱行湘对其布防自诩“固若金汤”。在此战役中,高文汉再获三等功一次。3月11日晚,我军攻城部队对洛阳城发起进攻。经过彻夜激战,突破洛阳城关。3月14日下午,我军向敌人发起最后攻击,第一次解放洛阳,3月17日,为更多地歼灭敌人的残存势力,我军主动撤出洛阳。4月3日,我军决定再克洛阳。5日,洛阳再次获得解放。在解放洛阳的两次战役中,人民解放军有6379名指战员伤亡。在洛阳战役中,高文汉再获三等功一次。
    1948年6月,高文汉参加了解放开封的战斗,仗打的很激烈,战士们都抱着与敌军拼死的决心。这次战斗高文汉双挂彩,先是腿上中弹流血了,简单包扎处理后,继续加入激烈的战斗中,战士们都打红了眼,真是拼个你死我活,坚持不下火线。高文汉最后又被炮弹皮炸伤了头部,满头都是血和土,当时昏迷了过去,被战友救下了战场,在野战医院治疗,差点就牺牲在那场战役中,此次荣获一等功一次。高文汉老人的头上至今留有当年的伤疤。9月,他参加了济南会战。
    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高文汉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著名的淮海战役,此战历时66天,全歼敌军。
    敌人在逃离邳州时,炸毁了一座三孔桥,在对岸架起机枪,对我军疯狂扫射。连长下令强攻,高文汉因生长在沂河岸边会游泳,便第一个冲峰,因其他战友游的慢,离得较远,到了河中央位置便遭到了敌人火力猛烈压制。他第一个游到了岸边,端起冲锋枪打出一梭子子弹,当场击毙多个敌人,身后战友随后开火,这个时候他的弹夹却不慎掉落河里,随后压好子弹,与战友们在桥头激烈争夺阵地,最后取得胜利。在运河桥头争夺战中,高文汉毙敌多人,俘虏8人,两次挂彩,荣立二等功一次。
    1949年4月21日渡江战役开始,23日,解放了国民党统治了22年的南京城。24日凌晨,所在104师312团3营9连占领了总统府,宣告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结束,敌军撤至浙江杭州和上海,高文汉再获三等功一次。
    1949年5月,高文汉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战斗,6月2日,在崇明岛战役中获二等功一次,由侦察班长升为副排长。
    三、赴朝作战 再立军功
    1950年11月19日,高文汉和战友奉命入朝作战,部队番号是第三野战军26军78师234团3营九连,第三野战军的前身是华东野战军,而第九兵团则是由华东野战军精锐主力纵队整编而成的,当时下辖有第20军(原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第26军(原华东野战军第8纵队)、第27军(原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等三个军。部队抵达丹东后,当天晚上就连夜行军过鸭绿江,天刚拂晓便与美军遭遇。高文汉和他的战友们说打就打,说冲就冲,就没有怕死这个概念。高文汉回忆道:“我们虽然用步枪与美军的高端武器对抗,但是美国士兵怕死,不敢打夜战,志愿军部队便利用他们的弱点,打夜战、打穿插战。”抗美援朝中国志愿军发起了五次战役,高文汉参加了第二次、第四次、第五次战役和金化、铁元战斗。
    1950年11月2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了第二次战役,即著名的长津湖战役。1950年的朝鲜,恰逢50年不遇的严冬,夜间最低温度达到摄氏零下40度。中国人民志愿军既要隐蔽行踪,又要冒着没膝的厚雪,穿梭在朝鲜半岛的崇山峻岭里艰难地行军。志愿军第26军作为兵团预备队,在第二十军和第二十七军身后,跟进前行。许多志愿军官兵身穿夹衣军装,甚至有的部队还穿着夏季军服,在零下40多摄氏度的高寒地区和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展开一场殊死较量。高文汉动情的说:“我有一个战友叫肖洪烈,他当年趴在雪窝里不敢动,脚都冻肿了,战斗结束后,他用温水泡脚,双脚的脚趾便齐齐的从脚掌处掉了下来,造成了终生残疾,后来部队才开始宣传防冻伤知识,一定不要用热水泡,要用雪使劲搓。他是大成庄人,回族,前几年人也没了。”战争过程中吃不上饭是常有的事,有的战士又冷又饿,只能抓把雪往肚子里咽。“许多的战友因穿着单薄,被活活冻死了!冻伤更是普遍。”想到死去的战友,老人眼里噙满了泪水。英雄无敌的志愿军在付出巨大伤亡的同时,给予了多国部队沉重的打击,收复了三八线。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制止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韩国)军发动的攻势,争取时间掩护后续兵团到达,进行反击准备,在"三八线"南北地区进行的防御战役。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一起,在三八线附近地区,对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进行的反击战役。这次战役是紧接第四次战役之后进行的。每次战斗都很激烈,高文汉清晰地记得在931号高地同美军和南韩李承晚部队交战的情形,经过四次反复争夺阵地,才最终取得全面胜利。
作为侦察兵,高文汉在朝鲜时很快学会了朝鲜话,日常着朝鲜服,扮成老百姓,手枪等武器隐藏在身上。一次战斗前夕,高文汉深入侦察敌情,路上遇到了5个南韩兵和2个美国兵,他们迷了路,高文汉说着朝鲜话,装成朝鲜老百姓走上前去引路,把他们引到了八路军的伏击区,就这样机智的把他们全部给俘虏了,被部队授予了二等功。
    1953年10月,部队奉命回国,驻防山东长山要塞,他重新编制到山东军区海军长山要塞5团3营9连。1955年3月20日响应号召复员回乡,在沂南金矿担任车间主任,不久后便回村担任了生产大队长、副书记、委员等职务,组织多个生产组,带领村民发家致富。高文汉又主动提出看护本村上百亩的林场,整整30年。
    年逾九旬的革命老人,多年来的心愿,就是能再一次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2017年清明节当天,高文汉在子女的陪同下,来到徐州市淮海战役纪念塔,缅怀革命同志,高文汉在纪念碑前久久凝望,亲手抚摸着刻的密密麻麻的战士名字的石碑,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反复重复着一句话:“兄弟们,我来看你们了......没有你们的牺牲,哪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呀!”
责任编辑:徐相洪

相关文章:

选择替换当前频道

时政社会教育科普军事舆情文化传媒环保娱乐旅游书画时尚汽车房产能源IT食品健康AI人民视觉科技金融公益家居灯饰创投慕课产经一带一路扶贫美丽乡村知识产权消费
Top